2015年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历史 > 文化收藏 >

【文化历史】唐代襄阳铜镜的盛都风情

2014-11-15 12:36 黔西南在线 来源:黔西南新闻网

  作者:白昀 乔焕军

 

  【襄阳政府网消息】襄阳孟浩然山水群的朋友陆清海让我们欣赏了他多年来收藏的几面唐代古铜镜,使我们在场的几个群友大开眼界。几面精美的铜镜,一下子引发了大家对襄阳唐代文化、盛都地位、唐代风情的浓厚兴趣。通过陆清海的介绍、相关资料的记载以及孟浩然的诗歌,让我们的思绪回到了1300年前襄阳的那个盛都时代。

 

  五灵镜,直径14.1cm

四神十二生肖镜,直径20.8cm。四神分别为青龙、白虎、玄武、朱雀 

四骑狩猎镜,直径11.6cm  

海兽葡萄过枝镜,直径13.5cm

  双鸾花鸟菱花镜,直径13.1cm

 

  流传于襄阳的唐代铜镜

 

  陆清海对襄阳的历史和山水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20多年前开始玩收藏,随着时间的推移,收藏的东西越来越多。不过让他视为镇宅之宝的,还是唐代铜镜。细数一下,有四神十二生肖镜、五灵镜、瑞兽葡萄镜、海兽葡萄过枝镜、双鸾花鸟菱花镜、四骑狩猎镜等好几个精品。

 

  陆清海说,唐代铜镜除圆形和方形的外,还有葵花形、菱花形等种类。镜背纹饰内容非常丰富,画面常常是把人们的现实生活与神话传说以及对美好幸福生活的憧憬结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清新喜悦感,这是铜镜纹饰在这一时期的一大进步。

 

  镜背纹饰主要有花蝶、葡萄、鸟兽、雀绕花枝、双鸾等。瑞兽、鸾凤、花鸟等成双成对地出现和盛行,表达了人们追求夫妻团圆快乐、家庭美满幸福的目标,是大唐太平盛世社会生活和人们价值取向的形象反映。

 

  葡萄是外来物种,从古希腊传入中东,波斯人认为葡萄树是生命之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当时波斯与大唐交往颇深。海兽葡萄过枝镜质地厚重,镜背以高浮雕葡萄穿插海兽图案作为装饰主题,华贵而不媚俗,异域风格浓郁,不仅代表了唐代铜镜的精湛工艺水平,而且展现了大唐盛世万国来朝、海纳百川的繁荣景象。这些1300年前的铜镜不仅品相完好,图案生动,至今清晰可鉴,仍可照人,唐代的物质和文化之繁荣可见一斑。

 

  这些铜镜,陆清海有的从收藏市场淘得,有的从农村古民居村民手中收来。最早的始于20多年前,最近的得之于前几年。随着收藏热的兴起,宝贝越来越不好淘了。

 

  欣赏之余,让人想起了唐太宗李世民关于铜镜的名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镜子的作用不能说不重要。当然,在唐太宗所说镜子的三个作用外,唐代的古镜,可以使我们从中感知襄阳的风俗和风情。

 

  唐代铜镜与襄阳盛都地位

 

  陆清海介绍说,唐代是中国古代铸镜史上一个标新立异、昂扬奋进、洋溢创造性激情的辉煌时代。大唐帝国的强盛统一、封建经济的空前繁荣及开放宽容的文化环境,孕育了多姿多彩、富丽绚烂、生机盎然的唐镜艺术。唐代铜镜题材广泛,构图精美,造型玲珑别致,工艺精整细腻,达到了中国古代青铜铸镜工艺的巅峰,造就了中国青铜文化的又一辉煌。

 

  唐代出现的各种文化的融合在铜镜中也有所体现,与西方文化有关的题材如海兽葡萄镜、瑞兽葡萄镜;与道教文化有关的题材如十二生肖镜、真子飞霜镜;与佛教文化有关的题材如宝相花镜、飞天莲花镜等,反映了唐代文化的空前繁荣。

 

  唐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右丞相张说等上表,请以八月五日唐玄宗生日这一天为千秋节。唐玄宗赐群臣铜镜,并赋有《千秋节赐群臣镜》诗:“铸得千秋镜,光生百炼金。分将赐群臣,遇象见清心。台上冰华澈,窗中月影临。更衔长绶带,留意感人深。”上行下效,王公贵戚进金镜绶带,士人平民以丝结承露囊,互相赠送和慰问,铜镜成为千秋节上最为盛行的礼物之一。

 

  在襄阳出现精美的唐代铜镜,是襄阳盛都历史的重要见证。相关史料记载,襄阳“汉晋以来,代为重镇”,唐代襄阳“往来行舟,夹岸停泊,千帆所聚,万商云集”,曾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大都会。唐代元和年间,襄阳是全国4个人口达10万户以上的州治所之一。唐代诗人张九龄描述:“江汉间,州以十数,而襄阳为大,旧多三辅之家,今则一都之会”。中国著名历史学家严耕望的《唐代交通图考》记述,历史上有800多年的繁华时期的襄阳“犹先秦之邯郸、明清之秦淮”。唐玄宗时任山南东道节度使(治襄阳)掌书记的萧颖士在分析战争和漕运形势时说:“官兵守潼关,财用急,必待江淮转饷乃足,饷道由汉沔,则襄阳乃今天下喉襟,一日不守,则大事去矣。”

 

  陆清海分析,隋唐时期,襄阳是南北客商云集的“一都之会”,唐时襄阳和东都洛阳一样重要,扬州、襄阳、洛阳、长安是当时的四个历史重镇,而且是物资集散地。无论这些铜镜是否产于襄阳,它们流传于襄阳本身,就见证了襄阳重要的历史地位。

 

  孟浩然与襄阳唐代铜镜

 

  史称孟襄阳的唐代大诗人孟浩然生当大唐盛世,在他一生创作的诗歌中,有几首诗也为我们记载了唐代古镜的魅力和风情。

 

  孟浩然18岁结婚,他为妻子专门写了一首《春情》诗,描写自己和新婚妻子一次游园的情景。其中“青楼晓日珠帘映,红粉春妆宝镜催”“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两句,把唐时青年男女新婚相爱和襄阳当时的唐镜、汉服和汉文化描写得传神入胜,至今令人向往。

 

  孟浩然家里有一面盘龙铜镜。“妾有盘龙镜,清光常昼发。自从生尘埃,有若雾中月。愁来试取照,坐叹生白发。寄语边塞人,如何久离别!”(《同张明府清镜叹》)盘龙镜是指镂刻有盘龙花纹的铜镜。这首诗是孟浩然写给世交好友、故居在襄阳城南白鹤山(古白马山、今谷隐山)的唐朝进士张子容,借思妇照镜想念在边塞从军的丈夫,思念考中进士以后、远在浙江做县令的故人,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失落。

 

  作为一名山水诗人,孟浩然非常喜爱象征高洁品格的梅花,他在屋前屋后种了不少梅花,早春开放时,引来不少的美女前来观看,“少妇争攀折,将归插镜台。犹言看不足,更欲剪刀裁。”(《早梅》)少妇攀折了梅花,插在自家的镜台上,人面“梅”花相映红,这个映不仅是人花相映,而且是映在唐镜中,映在唐诗中,映出了唐代襄阳的盛都风情。(《襄阳晚报》 )

上一篇:【收藏古玉】收藏古玉  
下一篇:没有了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人气:100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